日本就醫網(wǎng)

《新英格蘭醫學(xué)雜志》(NEJM)尿路上皮癌:ADC+免疫藥物聯(lián)合或可延長(cháng)生存期

日本就醫網(wǎng) 2024-05-06 08:49:19發(fā)布

2024年3月7日,發(fā)表在《新英格蘭醫學(xué)雜志》(NEJM)的一項3期試驗表明:在局部晚期/轉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的一線(xiàn)治療中,enfortumab vedotin和pembrolizumab的組合治療與化療相比,無(wú)進(jìn)展生存期(PFS)和總生存期(OS)顯著(zhù)延長(cháng),展現出具有臨床意義的益處,且安全性與之前的報告一致。

@尿路上皮癌

尿路上皮分布在泌尿系統的多個(gè)部位,包括腎盂、輸尿管、膀胱和尿道。是一種發(fā)生于尿路上皮的多灶性泌尿系統惡性腫瘤。

@enfortumab vedotin

維恩妥尤單抗

目前唯一上市的靶向Nectin-4的ADC生物制劑(抗體藥物偶聯(lián)物),由安斯泰來(lái)(Astellas)公司研發(fā)。2019年12月,美國食品和藥物監督局(FDA)批準其用于治療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。目前該藥物國內尚未上市。

@Pembrolizumab

帕博利珠單抗or派姆單抗

商品名Keytruda,俗稱(chēng)“K藥”。中文商品名為可瑞達、吉舒達,是用于癌癥免疫療法的人源化PD-1單克隆抗體。

試驗信息

EV-302研究:在25個(gè)國家進(jìn)行的隨機III期試驗

EV-302研究是一項開(kāi)放標簽、隨機、III期研究,旨在評估enfortumab vedotin+pembrolizumab聯(lián)合療法在先前未經(jīng)治療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尿路上皮癌中的療效和安全性,在25個(gè)國家的185個(gè)地點(diǎn)招募了參與者。

既往未接受治療的成年患者被隨機分配接受enfortumab vedotin(1.25 mg/kg 體重,第1 天和第8天靜脈注射)+派姆單抗(200 mg,第1 天靜脈注射),3周為一個(gè)療程?;蚪邮芗魉麨I聯(lián)合順鉑(或吉西他濱加卡鉑)。

主要終點(diǎn)是PFS 和OS,由獨立的中央審查委員會(huì )以盲法方式進(jìn)行評估。

共有886 名患者(中位年齡69 歲,男性76.7%)入組,其中442 名患者接受enfortumab vedotin +派姆單抗治療,444名患者接受化療。中位隨訪(fǎng)生存期為17.2 個(gè)月。

試驗結果:無(wú)論適用順鉑與否,都有益

<中位PFS>

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 組:12.5個(gè)月

化療組: 6.3 個(gè)月

<中位OS>

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 組: 31.5 個(gè)月

化療組: 16.1個(gè)月

無(wú)論與適用順鉑和不適用順鉑相比,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 組的中位PFS 和中位OS均優(yōu)于化療組。

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 組的總體緩解率也較高(67.7% vs. 44.4%,p<0.001),完全緩解率也較高(29.1% vs. 12.5%)。另一方面,疼痛進(jìn)展時(shí)間(患者報告的結果)沒(méi)有觀(guān)察到差異(14.2個(gè)月vs. 10.0 個(gè)月,p = 0.48)。

雖然給藥周期較長(cháng),但3級以上不良事件很少。

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 組的中位治療周期數為12 個(gè)療程(范圍:1-46個(gè)),化療組為6 個(gè)療程(范圍:1-6個(gè)),但沒(méi)有發(fā)生3級或以上的治療相關(guān)不良事件。發(fā)生在這一時(shí)期不良反應比例較低(55.9% vs. 69.5%)。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組中最常見(jiàn)的3級或以上治療相關(guān)不良事件是斑丘疹(7.7%)、高血糖(5.0%)和中性粒細胞計數減少(4.8%)。

研究者總結道:在所有預定義的亞組中都觀(guān)察到了enfortumab vedotin + pembrolizumab 組的益處,無(wú)論是否存在肝轉移、是否適用順鉑,以及無(wú)論PD-L1表達狀態(tài)。

上一篇

JSMO2024 日本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 終末期癌癥治療真的有必要輸液?jiǎn)幔?/span>

癌癥患者,尤其是終末期癌癥患者的最適當的輸液量是多少?在第21屆日本臨床腫瘤學(xué)會(huì )年會(huì )(JSMO2024)舉辦的題目為這是否為治療過(guò)度?研討會(huì )中,......
下一篇

日本如何看待局部晚期胃癌的新輔助化療(NAC)《二》

第 77 屆日本胃腸外科學(xué)會(huì )共識會(huì )議上愛(ài)知縣癌癥中心藥物治療科的Kei Muro博士以《dMMR MSI-H 胃癌圍手術(shù)期化療的挑戰和未來(lái)展望》為題......